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兒子的聖誕歌 (上)

兒子拿著歌詞回家,說是學校的聖誕歌,一看打了個突,未夠7歲的人仔唱 Bob Geldof 和Midge Ure 寫的Do They Know It’s X’mas ?然後有一點欣慰,有一點感慨。欣慰是學校選擇教導小朋友世界各地還有很多人受苦,生活不一定是美好,貧窮、饑荒、疾病、黑暗與我們同在,而我們應盡量選擇光明,分享開去。我對聖誕節被打造為消費節日、粉飾太平的公具越趨疏離,歡欣、熱鬧有熱鬧的好處,但有時我們也實在要記一下基督的精神,豐盛背後的另一面。

感慨,是這歌的MV,1984年11月28日完成,剛好25年前,還是中學生的我,大概將這個MV看了500次或以上,第一個原因不難猜,英國流行樂壇的精英都在了,多靚男人,不同種類的,高頭大馬的,妖艷的,cool的,姿整的,未訓醒的,他們在一個清涼的倫敦早上,擺明沒有時間吹頭,是但笠一件大衣出門口,但所有衣服都是那麼的好看有個性,所有的面孔都帶著一點沒有打燈的光芒,二十多年後看,歷久不衰。

我一直有個習慣,通常一年半載就會心血來潮,回到這個豐盛、多元、帶點天真的80年代山洞,在那裡點起火炬唱歌跳舞,每次完了之後都很開心,像跟自己最好的部分touch base,每次都沒有特定主題,由戴耳筒轉黑膠,到用發燒唱機轟CD,到現在變成對著電腦芒的YouTube加一個歌詞窗,the party is on,所以80年代回轉的潮流,對我來說是沒有太大意義的,80年代的流行音樂永遠是我的一部分。因著這個原故,我覺得兒子無比幸福。

然後那些男人….(再續)

It’s Christmas time There’s no need to be afraid At Christmas time We let in light and we banish shade And in our world of plenty We can spread a smile of joy Throw your ar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