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由左腦轉去右腦:看美國總統投票

11月6號的水星逆行(Mercury retrograde)正正是美國總統投票日,美國占星學家Susan Miller 説上一次同樣情況出現是2000年布殊對戈爾,搞到一鑊粥,最後要由法院裁定布殊成為美國總統。Miller預言今次的混亂會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不會是投票翌日就知道結果。雖然很多州份都可以讓市民提早投票,但不足以改變逆行帶來的癱瘓,而且今次有Neptune(水皇星)的份兒,所以不會是簡單俐落黑白分明的――且看她的預言是否對準!

今年讀書,其中一本讀得津津有味,也向身邊不少朋友推薦:《Transition Now: Redefining Duality 2012 & Beyond》,書是講關於2012及以後的事,其中有幾個章節談及美國及美國總統選舉,我一讀就知道是真章。此書其實不是寫出來,而是channel出來,channel對象是5th dimension的Kryon (Sirian) ,講很多DNA和解釋量子層次(quantum)的事都非常有趣易明,而且切身,它的答案解答了很多我的問題。

Channel的有幾個人,但下筆的是Martine Vallée,出版日期是2010,落筆2009年底,某程度上是有點追不上最新形勢,但一點也不過時,反而能引證書中多個預言都兌現了,例如有三個獨裁者塌台,中東、中國的走勢等等,我想跟你分享幾個關於奧巴馬的章節。

Chapter 3: Our Changing Brain from Left to Right/ 第3章: 由左腦轉去右腦

我們不再身處掙扎求存(survival)的年代,(well, I know life could still be very harsh but it’s no longer about fight or die,只有猝死,很少餓死),所以幾千年的(中國)文化傳承有她精粹的一面,但很多價值觀已經不合時宜;即使以香港而言,開埠百多年來,由漁港到白手興家那一套,很多觀念都由上一輩傳給下一代,憎日本仔,不停的做,努力生產、生產、生產,但世界已不一樣,就是因為我們的意識由左腦轉去右腦,由追求數量到追求品質,由追求穩定到追求意義與目標,由追求生存改爲追求生活的意義,這就是舊與新的分野。

布殊是屬於舊的paradigm,奧巴馬預示著新的paradigm,我喜歡Kryon這位外星體所說:「不是God將奧巴馬放入白宮,而是美國人的選票將他放入白宮,而且有黑奴歷史的南部 ( Deep South) 、偏見最深的地帶,都投奧巴馬。即使我們有超能量,但也不能改變人的自由意志(free will),而且Spirit並不關心地球的政治, 2008年奧巴馬上任,反映了美國主流意識(mass consciousness)的轉移」。

Kryon想說的是,奧巴馬由compassion出發,當然演詞激勵人心,但這不是他贏得總統的主要原因,他贏是因為這個世界需要改變,很多人需要改變,很多人「醒了」想改變,世界不再只是追求成功或更多的成功,我們想要有意義的好生活,跟地球有著平衡自然互惠的關係,他說奧巴馬是「Classic Indigo」,31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