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寫英文

My copy on POWER-C , my favourite flavour

My copy on POWER-C , my favourite flavour

早前寫過今年的工作有很多新挑戰,除了藝術裝置方面的嘗試,另一就是英文寫作。寫英文本來不是甚麼新東西,我寫英文寫了幾十年,記憶中自上學開始就寫英文,但窩囊的地方是寫了幾十年也不夠膽說自己的英文好,也不是一般人所說的沒有語境就會荒廢――這個當然有影響,但日常還是有很多機會用到英語,只不過這些機會都不是甚麼提升的機會或富啟發性的,跟菲傭說英語就是一個低層次的語境。兒子也愛說英語,也常常更正我的懶音,寫電郵也傾向用英語,因為快,習慣成自然。但是當別人來委托我做一件工作,用英語多少都還是一項挑戰!

我的英語有多好?年初就跟在外國攻讀博士的友人查詢,可有函授的英語寫作課程推薦,因為我想嘗試發展英語寫作,我有很多ideas,覺得在西方有市場。朋友回答說她正在寫論文,也想雕琢一下自己的英語技巧,雖然在香港大學她主修是英文,而我主修是比較文學,都是sophisticated english writing的訓練,但書到用時方恨少就是這樣。

第一個Job是來自紐約的Glaceau Vitamin Water,它的顏色飲品相信你在市面已經見到,半年前他們來請我創製樽上的標語,標語最近終於印成招紙放在瓶上,也是相當高興。年初《Timeout》請我寫專欄沒有答應,本地英文雜誌《Baccarat》暑假的時候也來請我開英語專欄,我實在抽不出時間長期供稿,但因為Vitamin Water的經驗好,就跟他們說開季跟你寫一篇吧!寫了這篇他們很喜歡,叫我再寫,但仍是老答案,定期的寫,招架不了,一年兩次還是可以的。就在寫這文章的過程,觀察到一些我不知道的東西,寫中文我還是需要倚賴別人打字,因為每日操作,很準確就已經知道自己寫了多少,例如五百字的稿在那裡停就會停,但是寫英文始終是新的經驗,有字數限制,原來平時長篇大論跟朋友寫電郵,暢所欲言很容易,一到認真寫作的時候,寫呀寫呀一個下午都才六百多字,原來寫一千字一點也不容易。

但我也無須太過氣餒。

Baccarate September issue

Baccarate September issue

The Editor asked me to start the article with " what I don't like about fashion...."

The Editor asked me to start the article with " what I don't like about fashion...."

後來我再問在紐約住了多年的朋友,她們一幫DGS出身的,中英語都很好,我就問如果想英語寫得好有甚麼點子?她給了我兩本小書,說:「這些年在美國和加拿大工作,都是靠它們過關的!你的英語其實已經很好,只不過是grammar有沙石,一個好的編輯就可以幫你熨平這些沙石,你是個有話說的人,鋪排各樣完全沒有問題,讀你的信和電郵是我人生最大樂趣之一!」朋友當然鼓勵支持,不過我也無須把自己的能力看得太低,說到底,初中時代我贏過全港英語讀書報告寫作比賽冠軍,還記得評的是Thomas Hardy 的《Under The Greenwood Tree》,至於她給我的傍身秘笈,我不好意思收下,自己上網訂了精裝版,再添一本Grammar的,經典的《The Elements of Style》只看了五行,不是書說得不好,而是沒有時間,就像我大部分的書,買了就當自己擁有了那些知識!

朋友推薦的寫作工具書,《The Elements of Style》是50年經典

朋友推薦的寫作工具書,《The Elements of Style》是50年經典

昨天交稿有這一段:“學習「不等使」的語言,始終浪漫,因為不需要用來搵食。今時今日的我已沒有心情和時間再學另一種語言 (只有兒子做功課時跟他一起唸普通話),但不代表我沒有心願,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有天能夠聘請dialect coach(那種教演員說不同口音的導師),將自己的英語發音調校到字正腔圓,例如像Judi Dench在電影《Rage》中那樣,既說著女皇英語,但嘴唇的開合度卻充滿「態度」 (她飾演的就是時裝評論權威),可能我還是舊式思想,始終覺得穿甚(什)麼戴甚(什)麼不及得一開口那腔音的代表性。在香港見過太多全身名牌但開口嚇死人的例子 (當然另一方面我要學習不批判或歧視任何人),但談吐優雅、語調動聽,而且可以隨時把弄口音,仍是我的一個人生目標!”

看了《The King’s Speech》的預告片(Helena Bonham Carter作為年輕Queen Mother的口音也很動聽),更強化這想法,我不需要Henry Higgins,但一開口如能像Bette Davis,Tilda Swinton或Helen Mirren這些Grande Dames那樣字正腔圓,誠然是人生美事!